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安雷】你嘴那么毒,心里一定很苦吧 1-2

听说,雷王国的三皇子叫一条从天而降的龙给抓走了。


☆灵感来自av4138076,老森的广播剧《骑士和龙》
☆强烈安利↑
☆不知所云,是哦哦吸


1

摆脱了王子的身份,作为一条龙,顶天立地的那种,雷狮发现自己特喜欢国境边缘的森林。

尤其是无所事事的时候,他会不厌其烦地观察那些呼吸着的叶片如何颤抖,像在城市的尽头装饰了一道燃烧的樊篱——虽然连他也分不清这到底是兴趣还是习惯使然。

就在某个百无聊赖的下午,从同一片为人所诟病的桉树丛里钻出一个外人,全副武装,眼眶里像凝着两颗镶白玉边的松石。

雷狮不屑地吹了口气,带着点龙族的暴躁的尊严满意地欣赏这个家伙被掀得颠三倒四的模样。

一息之间,来者焦头烂额地把两把颜色迥异的剑插在自己的面前。雷狮很吃力地辨认出,一起飞向他的还有一双黑色的手套。

手套和一句浑不吝的发言砸在地上:“恶龙,我要跟你决斗!”

本来,雷狮是觉得自己的生活陡然变得太枯燥了。可是突然地,他又有点怀疑,这个刺激是不是又太刺激了一点。

他冷哼一声,跺一跺脚,整座小山头原地抖了一个来回。他忍不住心里默默地骂着:多管闲事。

青年把剑柄握在手心里,手腕一施力,将他的剑从地里抽出来——尽管它们对一头成年公龙而言,规格不啻于两根喷了漆的牙签。

因为觉得对方没有听见,他又提高了一个八度朗读着自己的意见。

“捡起来吧!我要光明正大地把雷王国的皇子带回去。”

可是黑龙对他的喜怒哀乐不感兴趣,他只觉得他吵。

于是,他用同等程度的音量毫不客气地回敬道:“我是龙,又不是聋!”

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面色不改,声音和态度倒是放低了一些:“那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接受我的挑战吧。”

他又把剑反手别在胸前:“否则的话,你不会喜欢我逼你坦白的那种方式的。”

这个时候,雷狮的白眼已经快翻出太阳系了。

“你以为你是谁?”

他缓慢地说,开口时伴随着山海间隐隐的共鸣。

“瞧瞧你那对孱弱的剑——细得我都怕给你折了。”

“再瞧瞧你那一身纸糊的破盔甲——夏天穿了热冬天穿了冷。”

“更何况,你这么把自己当个人物看,竟然还买不起一匹马!”

执着的勇士本想开口反驳些什么,例如,他的爱马是在他径直闯进这座森林的第二个清晨和郊外的一头小母鹿私奔而去的,以及,他那用精粹的玄铁和寒铁打出的双流剑又是怎样吹毛断发切菜如泥云云。

但当他张开嘴的时候,面对着这个陌生而熟悉的魔法造物,只觉得自己的舌头仿佛都不翼而飞了。

“凭着这些,你就想在我的家里对我动手动脚!一头三十尺高,能喷出一千两百度火焰的……黑龙?!”

雷狮霸道地抬起一只爪子,不容置喙地把地面肥沃的黑土拍出一个单间大小的坑。

“是什么给你的勇气,是你那过度团结到只剩一根筋的天真脑袋,还是在南极也用不着开空调的浩然正气?”

他得意洋洋地把狭长的尾巴甩在地上,在它穿破空气的时候,甚至伴随着咻咻的声音。

雷狮自在地喷出几个火星,这种初出茅庐还眼高手低的毛头小子,他可已经打发走太多太多了。

骑士先生沉默着。他想了想,想了又想,总算捋出了一个不卑不亢的回答。

“我叫安迷修。”

这下,换到黑龙傻眼了。当他意识到自己那一连串走心的抨击全打在了一团棉花——并且是一团记忆棉上的时候,他开始有预感,眼前这个伙计确实不是盏省油的灯。

安迷修的剑归鞘,方才把遮住他脸足足一半的头盔从脑袋上拆下来。满头的亮棕色开始生机勃勃地迎风招摇。

紧接着,他又用一种极端复杂的眼神遥望着已经哑口无言的巨龙。

在很久很久之后,雷狮才有所察觉,其中有一种感情,名字叫做同情。

安迷修淡淡地说道:

“你嘴那么毒,你心里一定很苦吧。”

2

安迷修是个骑士,更确切地说,是个龙骑士。

在他睁开眼睛之前,这个世界一度是这些冰冷的古蛇的温床。它们有恃无恐而成群结队地用翼手切断太阳的光辉时,即便是最富庶的城池里派出的最骁勇的战士都不敢轻举妄动。

也正因如此,屠龙一跃而成那个流血的贫瘠年代里最具煽动性的词。

孩子们学会在餐桌上挥舞未开刃的木刀,他们的母亲则用西洋剑代替了绣花针,衣锦还乡的男人们更是把那些剥下来的巴掌大的龙鳞一粒粒嵌在房顶上——它们在雨天会发出铮铮的声响。国家的补贴甚至容忍了他们田地里的狗尾巴草长到亭亭玉立。

至于过着闭塞的生活,做了世外高人多年关门弟子的安迷修,求学屠龙之术出师后,得到的竟是一个天不遂人愿的消息。

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条龙,在他下山的五年前就已经被开膛破肚,用皮囊永远地为一位出手阔绰的乡绅遮风挡雨了。

然而正在他无计可施,准备凭着浑身解数另立炉灶的节骨眼上,借宿的城郭里一场风波闹得满城风雨:这个国家的三皇子某天在散步途中,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黑色巨龙叼走了。

心急如焚的国王发了一道又一道檄文,因五年前的大获全胜而不以为然的骑士们去了一波又一波,没有带回王储,却带回了一个又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

那是一头成年的公龙,它遒劲的尾巴在正午的烈日下会折射出青黑色的光芒。更有甚者,传言他曾在徒步穿越这座禁忌的森林的同时,看到这条恶龙吐出的龙息,直接蒸干了一泼可以盛下一整艘诺亚方舟的内陆湖。

觳觫的勇者们慌不择路地逃脱之际,学成归来的安迷修责无旁贷地接了这块烫手山芋——没有比旦夕之间还在研究如何在龙的脊背上窜下跳的他更为合适的人选了。

这么着,他准备得实实在在的,才踏上了这条征服巨龙拯救王子的不归路。

当然,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他因对雷狮的消化不良而造成的后悔终于发酵成了庆幸。

虽然,这也是后话了。


【T.B.C.】

评论(1)
热度(61)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