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long live no die

莫名其妙的题目,莫名其妙的时间和莫名其妙的人。大概算是对于某人之前长信的回复吧,因为我是那种茶壶里倒饺子的类型,非掀开盖是看不到里面的——这里可以引申为揭开头骨,用文字直抒胸臆的胆小鬼。

之所以耽搁了这么久没有回信,除了曩者辱赐书的原因在作怪之外,就是我自己内心的犹疑。

谈到自己这个事儿总有点颇难为情,甚至话题不知道从哪里起,想来想去也并不愿意郑重地交还回去,爬虫字体不堪卒读,何况我写的也必定都是满篇牢骚,还是不入目的为好。

当然,如果你能看到的话自然我心里的枷锁也解了,看不到的话更好,留作那年今日的饭后笑料不失为这堆垃圾的完美归宿。

我对自己的厌恶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是连自己都不想意识到的鄙夷……

春物里的一句名言,我也记不确凿,大概意思是表现出对自己的贬低,以此来博取其他人的同情,这样就有了充足的动力获取别人那一句“没事的我原谅你了”。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感到自己被痛击了,甚至包括收到你这封非常善意和细心的长信时也是。

我完全就是这样的人啊。

恶心。

假装全世界非议自己的人只有自己而已,并用这种肥皂泡一样五光十色的幻想使其他人也信以为真。

说到头来,我是个完全的【自我主义者】罢了,在怪圈的尽头也逃脱不了发自心底的对自己这种畸形心态的喜爱和安逸。

正因为比其它任何人都更深切地认识到这一点,我才最讨厌这样的自己。然而借此为幌子,最倾慕也最爱恋这样自我嫌弃并能被其他人伸出援手帮助的生活状态。

哈哈哈哈。

可悲吧,可笑吧!

说这是人类的弊病也都无所谓了,这是我自称为垃圾并且不愿意依靠别人的根结所在吧。

为了抵抗那个出于天性的恶劣且无赖的心态,就要做跟他完全相反的斗争是吧!

那留我自己一个人不就好了,什么困难都自己面对,对谁也不说,谁也不会对我说,更不要提那卑劣的野心是不是会实现了,因为完全不可能啊——

我觉得我是个疯子,更是个傻子。

因此也更期待着其他人某天能闯进我的世界里把蛛网拨开,害怕陷入死循环而一再婉拒对方的好意,真正离开的时候又无比后悔。

我的一生就像吃屎,不吃会懊恼失去鉴明是非的良机,吃了又会打心里感叹道“啊真是屎一样的人生”。


看到这里,恐怕你还是有点一头雾水吧……

没办法,说到底我就是个矛盾结合体,斯德哥尔摩候群症,长期抖M与童年阴影的综合产物。

除了我以外,被镁光灯照耀着的美好的世界万物都那么完美,如果所有的瑕疵只是我自己造成的话,这个宇宙是怎样的温暖和谐的大家庭啊!


其实你之前那段经历也让我很心疼,被两个关系都很好的人夹在一起相当难受吧,这两个人又偏生不相溶,你的混乱我确实感受到了……

上了高中是肯定好些了,这肯定不用说,如果能发展成愉快的三人行的话真是happy ending,可惜照现有情况看确实不大可能。

也辛苦你了,虽然与此同时孤僻的我也不大为友情所困吧……不如说我是羡慕这种朋友们成群结队一起聊天的,但是因为怕麻烦以及自己还是适应惯了独处选择逃避开了。


照我说,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找到最适宜最放松的那种就最好啦。

虽然对我来说就是能有一个人静养的时间和空间、可供充电的信息来源和偶尔的社交活动就好。

有时候见人见多了或说话说太多真的打心里想去死……

前文也提到过,我是个自我主义者对吧……

所以相对而言非常自私,大部分超出自我计划的业余时间安排都会产生过敏,有时候我的拒绝可能没有道理,也可能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呆着而已。

可以直接当成一个粘液质的内向型人格(实际上就是如此)。


话虽这么说,你的话我还是会好好听进心里去的啦。我是不大事临门死不吭声,所以真的严肃起来反而会在心底压抑很久。

这不是对朋友们的不信任或不认可什么的。

只是因为我习惯了。放着我来就好。


我琢磨了很久怎么剔除里面微妙的火药味,但是请相信这绝对不针对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每当我发病抽风的时候才可能剑走偏锋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最多也不过是自虐一小下罢了。

并不会割腕跳楼喝安眠药,我是个回首往事像保尔柯察金一样的男人!

由衷地感谢你的来信,希望不会被这一坨非常有病而有毒的文字吓到。


也谢谢对我的鼓励w!


评论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