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色松】no kill no life (カラ一 AxA)

cp:色松(カラ一)

其他:关于译名,本篇中如下。

カラ松      空松

一松           一松

チョロ松  轻松

碎碎念→
嘛这是之前那篇ABO杀手文的脑洞之一,因为时间问题估计下半截kara和ichi才能见上面——如果没问题的话会是下个周ww!!
因为想尝试写写帅气的AA所以就这么私自设定了,可惜写完发现除了下文基本上没怎么用到。
大概是清水的背景戏??漂油花那种wwww(真敢说啊)。





在钢筋水泥的都市森林里,觅食的是猎人,被动的是俘虏。

这听着活像能量守恒,总有人无缘无故地付出,也总有人甘之若饴地索取。

然而在某些比较尴尬的问题上,这条定律就形同虚设了。

谂如我们所知,世界的食物链两极分化严重,中坚力量却不薄弱。

不如说正是这股声势浩大的Beta洪流摇摇欲坠地支持着社会秩序以及宇宙规则的平衡,它们像是金字塔的地基,多而不冗杂,牢固地钳制住日新月异的社会,而不会使淫靡奢侈或动荡不安的局势长期凌驾于人的头顶。

处于纺锤线一级的Alpha就是孤独的天之骄子,伴随着极低的出生率,他们富有执行力,也有气魄,是与生俱来的领导者,也因为地盘意识而不容别人置喙盘中餐。

他们理该成为支配者。

最起码,松野一松现在是这么想着的。

他曾经对自己的定位,一度是无欲无求自由散漫的社会渣滓,因为一胞同胎的弟兄们都为非作歹,也不用天天记挂着当个为国捐躯抛头颅洒热血的社畜。

但是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始料未及。

雇凶杀人是他的主业,一条龙服务包到毁尸灭迹,这回也只是普通地出个任务,没猜到时运不济碰上个沾花拈草的Alpha,陪着自己家里的Omega跑小旅馆玩什么情趣play——

这人啊就是练一辈子轻功你得端住劲。

哪像这位仁兄,赏金高悬杀手趋之若鹜,跟没事人一样花天酒地,当然这也正好合了松野一家的意。

可是,但是,可惜,不过。

正好赶上翻云覆雨的时候。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不知道在人家性致勃勃的时候打断是不是有点像捉奸在床。

总之一松先跟浑身赤裸像剥了皮的猕猴桃一样的路人Alpha缠斗了没多久,之后干净利索地一刀送了梨花带雨花容失色的Omega上西天。

本来在闷热湿淋淋的小包间里,Alpha芥末一样的排异气息就很冲鼻子了,更何况这个跟他拼的火热的Omega,全身香汗淋漓就像发了洪水,滚滚高级香水的味哗啦啦一股脑儿淹沫到头顶,跟憋着气在水底受水压的摧残没有多大区别。

最可怕的是,这种气味的邪性。

它像无孔不入的害虫,瞅着耳朵眼鼻孔嘴巴稍有闪失就蜱虫般往里钻,蛇形爬绕在血管里来来回回,待得过了瘾才恋恋不舍地从毛孔里一绺一绺蒸出来。

Alpha的清心寡欲,确实是相对于Beta。

Omega是他们的催化剂,他们反应完质量不变,可被迫开窍的这位就不一定了。



在情事上,发情的Omega占了主导权。

常年过的是神出鬼没打一枪换一地头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除了杀人放火是基督徒一样洁身自好的生活。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感兴趣,另一部分则是把对自己的贬低进化成了坚不可摧的铁牢。

所以一个少不经事的童贞,几乎没跟本能抵抗多久就感到浑身燥热不安。握在手里的匕首软得像棉花,又冰凉得刚好中和体温,他花了几秒钟平静自己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心绪,刚想脚底抹油开溜腿肚子就一软。

一下摔在床边,头一扭刚好是死不瞑目的Omega,一双睁得老大的眼睛如同一对磨了多年的纽扣,晦涩昏暗地倒映出自己的手足无措。

一松心里一惊,觉得这算是对死者的亵渎。

他虽然恶贯满盈,但也算有职业操守。

可惜肚脐以下的部分像能自己独立思考,一股电流从会阴沿着中枢神经闪电般打过来,晃得他一瞬间口干舌燥,脸也烫得不断发红光。

Alpha也会有被牵着鼻子走的时候。

他无可奈何地挣扎着屈膝爬起来,尽力避免着两腿之间烙铁一样的玩意儿崩断脑子里的弦,同时也因这身陷囹圄般的骑虎难下而感到一种隐秘的快感。

一种,因为与人伦道德背离而被唾弃而产生的,人渣的快感。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想。回去有的是时间发泄突如其来的欲求或者直接坐怀不乱等到萎。

尽管废了自己那种痛楚听起来相当诱人,但恐怕激素和器官的缺失会对行动能力产生极大限制。

再说自己抱着一个翘辫子的Omega自嗨的样子——

唯独不想被那家伙看到。

心里没来由地又烦躁起来,一松浅浅地吸了一口气。现在做深呼吸无异于慢性自杀,一直隐忍着不发作以至于脸上的酡红里不知道有几分掺的是气短。

空气里躁动不安的信息素浓得像流动的奶油,把他的神志涤荡了了一遍又一遍,如同慈母哼唱的催眠曲。

很快,辣椒一样的气味里渐渐掺入了情窦初开的Alpha的气息,猫薄荷的香气后来者居上,飙车般卯足了劲跟前者针锋相对。

可恶,现在这么狼狈地走出去保安一定会有动静的。

血案现场三个人的味道你来我往地穿插在一起,混上铁锈腥气如同刚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鱼水之欢。


一松不情不愿地掏出手机,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扔掉Alpha处变不惊的冷静头脑和平常杀人如麻练出来的毅力。

“臭松。过来掩护我。”

差不多一字一顿地机械敲完了按下发送键,他索性逆流而上违背信息素的教唆拖着电饭煲一样的躯体踱到窗前拉开一道小缝。

没有十足把握能完美地脱身,多找个人来总不吃亏。

脑袋里浮现出轻松絮絮叨叨的老妈子脸,转移的注意力使一松涂泽紫红的脸稍微淡了一点。

该死,如果这回搭档的是十四松就轻松多了——

一松慢悠悠点上一根烟,想借这个劲儿冲一冲屋里浓郁的麝香,白色的薄雾被呲溜一下抽到窗户外,倒没顺他的心。

口袋一震,和衣服一起被汗水粘在皮肤上的手机被捂得热乎乎。

“明白,brothers。”

End?

评论(9)
热度(74)
  1. 一松的土耳其烤肉子螭@军用小绵羊 转载了此文字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