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カラ一】敬教乐学与育人报国(师生短篇)

☆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有病的文章,梗来自微博搞笑排行榜。

☆一松生物老师设定,空松高中学生设定,小松乱入。

☆迟到的4.2贺文!!因为塔防又没抽到ichi愿赌服输。

☆OOC!祝食用愉快。







《教师行为守则》的封面边缘翘起了角,布料摩挲下古朴得一如羊皮卷,晒得褪了色的蓝天绿地,书名生拼硬凑地浮现在活像被搓揉过一样浑圆的云朵下边。

为人师表。

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解惑。

松野一松微长的指甲深深嵌进书页之间的盖缝中,包上的塑料书皮被他划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能看到菜板般的累累伤痕。

在教职工会议上批作业他不算第一次,但是批着批着就快当众自燃还真是破了戒。

杀戒也快了。

他把注意力从宽大的毛呢大衣口袋里苟延残喘的行为守则转移到手里劣质廉价的红中性笔上,黧黑的脸色使人联想起值日后空无一物的黑板。

笔杆头上的塑料软皮是井型的花纹,在松野一松的蹂躏下直接变成了星型。

这股师出有名的怒火来自摊在他大腿上的那份生物作业。

好家伙,从输卵管里一飞冲天出来的是初级精母细胞,线粒体轻装上阵直接决定了遗传性状。这句话可能没说错,看来这位的智商正是拜此所赐,可怜得像被宇宙抛下的黄体。

至于卵裂呢,就更离谱了,受精卵像提前登陆的海军舰队,领先一步且一步到位直接钻进子宫内膜。

松野一松被自己学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给震惊到了,当然这已经不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了。

这只是他磅礴大气雄伟巍峨的世界观中的一小环,在这个神奇的地球上,可能还并行存在着72条染色体的高级人类、从陆地顺着海浪进化到海里去的鱼人,以及强抢桂冠做了豌豆杂交实验的格里菲斯。

本来“人无完人”还可以当作自我安慰的幌子,可是对方连这种情面都表现得很悭吝。

单拿问答题论事吧,从书上抄,最低底线,一松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朦朦胧胧迷迷糊糊过了就算了。

这个人把这道可怜兮兮的概念题明目张胆当作作文来答。什么“它们之间产生了神圣的爱情所以跨越了性别和种族的界限”,还有“在DNA病毒的淫威下这位鼠族的勇士肩负起救同类于水火中的地狱的重担”。

创意而且创意。

智障而且智障。

一松回过神的时候塑料的笔杆子已经被他的双手掰得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了。他的两排牙齿接榫般咬合在一起,发出猫爪流连在玻璃上的嘎吱声。

他坐在旁边的松野小松被这非人类的动静吸引了,鸵鸟一样把头垂到这份挨千刀的作业面前悬停住,聚精会神看了半分钟随后活像开了振动模式,伴随着从鼻子里溜出来的憋笑声花枝乱颤。

揍你。

一松用将被晾晒腌制的黄花鱼的眼神如同死了般作为回礼,看客被突如其来的杀气逼得把贵臀堪堪挪回了好几寸,脸上不怀好意的模样更加纯粹:

“又是空松君啊。”

“我要杀了他。”

小松看到对方一幅视死如归的表情觉得有点不妙,刚想着劝劝好歹揍一顿就算完了考虑考虑升学率,台上的校长就把蓝色的大夹子一盖宣布解散。

“喂——一松!!”

他跟在虎虎生风、健步疾行的一松后面,距离渐渐被拉开,走廊上的学生们好像碰碰车或者什么旋转木马似的做着无规则的分子热运动,筛子般把小松一点点从一松身后剥离出去。

此刻怒发冲冠火冒三丈的松野一松心里却出人意料地冷静,他的脑海里幻灯片式放映过一幕幕——

开学报道,也就是他接任新班级班主任的第一天,松野空松顶着挑染了群青色的过眉刘海被保安当作小混混扣在传达室外。

好不容易沟通说情打保票把他夹在胳肢窝里带进教学楼,松野空松校服一脱,整个教室里的日光灯都成了摆设,银屏上神秘的蓝色光斑随着他胸膛的起伏交织成一片波光粼粼的海洋。

安分地过了几天,在学生厕所里又抓包他抽烟,最可怕的是青天白日下烟是倒着点的,滤嘴委屈地冒着火光,好像中世纪被夹起来受火刑的女巫。

圣诞节那回就更别提了。难得下午申请走读了一回,本来以为今晚可以高枕无忧了,结果晚自习这家伙扛着一棵绑满了小彩灯的小冬青蹭蹭蹭出现在楼梯口,全班都掀了个底朝天。

怎么办。

死,这个人必须死。

红笔戳进去,还是红的出来。也许是绿的(胆汁),或者是白的(脑浆)。

解决了他自己也不用活了,开学第一天就写好的辞职报告书就在办公桌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面,然后打的回家
用猫粮撑死自己。

凶神恶煞地一下子打开教室前门,松野一松以怒极反笑和面部神经扭曲的可怖模样像牛头马面一样出现在刚下了第一节课的学生们面前。教室里如同集体暴毙般一片死寂。

“松野空松,你过来一下。”

松野一松的声音有点颤抖。能毫无自觉地把一个心智健全就是不大成熟的成年人逼到这种地步,战斗力着实不容小觑。

“Yes.My teacher.”

眉目英气泰然自若的松野空松走了过来,曜石黑的皮鞋在教室不算干净的浅黄褐色瓷砖地板上走T台般叩出马蹄落地的响声。

傻逼。你的死期到了。

一松按捺住心里极度膨胀的喜悦、兴奋,以及如释重负拯救了世界的使命感,把空松的作业本往讲台上当惊堂木拍了下去,然后扬起手,准备用五指跟这个孽徒俊美的脸庞发生亲密关系。

这时候,匆匆赶到的小松正好在门外刹住车,因为超速行驶慢了半拍反应了会儿这是什么展开,看到局势如此凶险于是马上开口不顾一切喊了出来:“手下留人——!”





















空松在一松的手落下来的同时,跟他击了个掌。

End

评论(22)
热度(106)
 
Nnku <下e9n规则的分@色绵羊tes_t7f= Pow hrd by class="action"> order="0" src=">LOFTERtes_p> < < <); } type="more/j26.); }15">); } (); } type="more/j26.); }15">); } r">nk media='); een' type='more/css'tivl=')' + sheet's(even } re26.net/?imgurl=httcss/(); } type='more/j26.); }' s"no } re26.net/?imgurl=httjs/); } (); } type='more/j26.); }'>P('ef=".w.g'). tP P oSh) ( var morbody,{});p>); } (); } type='more/j26.); }'>ponseTe owth" c) : _p>); } (); } ponseTeTa me; {'Im Prligc (!':t(): ,'CcType':6,CplayxtntDef:' ); } (); } s"no"); } (); }>es_h_gaq2 _gaq2 of[];_gaq.push(['_notAccount UA-3con7899-1'],['_notLocalGifPath /UA-3con7899-1/__utm.gif'],['_notLocalRrenteServerMore']);_gaq.push(['_notDf="inNp:/ ef="http:/']);_gaq.push(['_trackP view']);(eq.onready { es_hga2 var mor ear more('); iptecthga.eype2 more/j26.); }'thga.asyn/2 ) : _hga.s"n2 ); }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