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凌游】迷汉的幸福人生(继续脑洞编)

螭型决斗饭团:

有句话说得好。

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日久生情,不过是权衡利弊。










冷气四处流窜,无孔不入,跟节奏劲爆的重金属背景乐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神代凌牙坐在一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快餐店里,盯着餐盘垫纸上柔印四色涂泽鲜艳的人脸发呆,然后慢慢地、浅浅地叹了口气,舌头在牙缝间转了一圈啧了一声。




他把两道眉毛搅在一起,越琢磨越觉得这不是个事儿。




他现在可以直接化身与友期行过期不至的陈太丘,嘴里心里剩的都是句“非人哉”。一开始这句话的主语隶属于那个迟到了一个小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后来移花接木到净给他出馊主意的贝库塔身上去了。




果然不该听这个家伙的任何话,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任何事一旦跟他的宝贝妹妹璃绪挂上勾,横行霸道的鲨鱼立刻就成了摁在砧板上瞎蹦哒的三文鱼。




智能手机震得脱了位,可乐里浮着的冰块颤了三颤,屏幕应声而亮。




“抱歉抱歉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啊鲨鱼大大!!!”




凌牙正无语凝噎,准备委婉地暗示一下他快在这儿发芽了,噼里啪啦在回复框里刚敲了没几秒,又弹出了新的消息。




“真的很抱歉!!!!现在有点堵车,我正在往这边跑过来,您还有什么需要我路上捎过去的东西吗?”




“你跑步还有空给我发短信是不是闲的慌”,鲨鱼叹了口气按着删除键,看着光标还原到屏幕最左端。




“没事,不用了。注意安全。”




——其实我更希望你带上你的脑子。不过这对你来说估计难度系数太高了。




锁了屏,又恢复了刚刚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凌牙觉得心累,大概跟不同世界的人对话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累与超越自我突破极限那种精疲力竭截然不同,它只能充分地让你认识到自己的极限,以及,在你总会达到的终点嘲笑你。




禅师打坐能用很久思考花开花落参悟人生臻境,不过大多数人很难做到这一点就是了。他们所能做到的,就是用两三个小时回忆完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然后用剩下的时间发呆并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自虐。




神代凌牙显然属于后者,他醒悟了自己也是个普通人,不是因为自己会写几篇小文章读过几本名著就三头六臂刀枪不入了。极度的无聊成就了他在沉默中变态,当他看到那个一觉睡到十一点被他用电话call起来的家伙出现在旋转门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竟然非常平淡,一点也没像自己想象中那样抡起桌子杀人放火。




然后他的第二反应是震惊,震惊自己的平淡。




我大概出师了。




他的第三反应是喜悦。




喜怒哀乐在他心里一瞬间白驹过隙,他很迅速地抬起头,挥了挥手大腕范很足地示意门口那个穿着红色小马甲的年轻人他在这儿。




神代凌牙看到那个一脸稚气未脱棱角初现锋芒毕露的年轻人像敦煌壁画里飞天的舞女一样平步青云衣袂飘飘龙卷风般朝他冲过来。




然后冲过去。




两个人视线交错的那一刻,他感到了一种尴尬,更多的是想骂街。




九十九游马轰轰隆隆地“啊啊啊”着冲进快餐店,然后笔直跑到了不算很长的过道的最尽头,坐在夹着过道的两侧中一张桌子上的神代凌牙与其他无关人员对着他行注目礼。




方才出师天人合一已经波澜不惊的凌牙当然没有骂街,他叹了口气饶有兴趣地看着游马一脸不可置信地又扫视了一圈店内(他们视线大概交接了半秒),一边惊慌失措地摸遍全身上下找出手机。




然后给凌牙发了一条短信。




“鲨鱼大大!!!我来了!你在哪??”




对此,凌牙举起手机当演唱会里的荧光棒对他摇了几下,然后心如死水地开口:“九十九!”




游马把他那双点了朱砂一样的显得他无比无辜的大眼睛从手机上移开,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期待地望过去——然后脸上的笑意上冻了。




在那一瞬间,凌牙甚至听到了心碎的声音,这种错愕的眼神好像被整个世界欺骗了。他甚至怀疑游马不相信自己是个人类,反倒应该是一条身着西服端着红茶戴着礼帽的鲨鱼。




让你那么大失所望,真是不好意思啊。




(其实后来游马才告诉他,在见面之前他一直以为,鲨鱼应该人如其名,是个狂放粗犷的大汉而非一个看起来瘦弱白净的大学生)




(之后凌牙充分向他展示一下自己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




(毕竟初中校霸)




然后下一刻,九十九游马就发挥了他体操小王子的卓越风采,一个虎虎生风的加速跑,离着还有五米远距离的时候精神在肉体前一步到位,右脚抢先一步把左脚绊倒了,接着在惯性和摩擦力的双重夹击下,以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摔在了神代凌牙的桌子上。




那一刻可乐啊餐桌啊纸巾啊甚至凌牙的手机啊都像长了翅膀一样群魔乱舞。




鲨鱼的脸上还往下滴着可乐,几片冰块顺着他的鼻子划了下去。




他目瞪口呆地瞪着趴在桌子上目瞪口呆的游马。




游马痴痴地看看他。




又痴痴地看看地上碎了个口子的鲨鱼的手机玻璃屏幕。




又痴痴地看看他。




“对不起!!!”




然后他如梦初醒地从桌子上咻一下滑下来,手忙脚乱地去捡手机的同时,一脚踢飞了还在地上咕噜咕噜转的纸杯。




残留的带着香味的液体飞溅而出,凌牙的鞋也难逃毒手。




当游马欲哭无泪地抬起头颤颤巍巍地把手机递给凌牙时,周围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两个,这一刻背景乐好像都停下来了。无形的闪光灯打在神代凌牙身上,把他的脸映得像毕加索的抽象画,等着他敲下最后的锤子定罪。




游马目光闪烁地盯着他看,还在担心是不是把人给砸傻了,不住道歉的同时把桌子上的纸巾炮弹般不断向他发射出去。




“没事。我自己来。”




神代大少爷臭着脸打掉他的手,可乐色的脸上青筋暴起,显然在抑制大开杀戒的冲动。




不过这句话无意之中给他们两个解了围,身上各自聚集的X射线般的视线星星点点散去了。




游马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脸憋得通红,有无数的话要说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心里哀嚎着自己跟偶像梦幻中的初会面就这么完蛋了。




其实他错了,早在他没到之前他在对方心里就是跟青椒齐头并进的。




神代凌牙的san值:0.000000001







【TBC】




标准的霸道总裁爱上迷糊小秘书式开场。x



评论
热度(17)
  1. 子螭@军用小绵羊在下决斗饭团是也 转载了此文字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