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冰火组】打开天窗说风凉话(中)

恋爱中的少年智商为负(∞)。


▼灰庭前辈组中心,cp冰火组,words by 子螭

▼强行校园设定

▼排雷:轻微粉莓,后期轻微黑白和后辈冰火。大写的OOC,no剧情no逻辑no文笔,异常狗血

▼温馨日常向,走傻白甜风,争取完结(喂)

▼即使这样也能对作者说“原谅你了”的话→






Yosaflame出生在一个家徒四壁书的书香门第,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在本市最好的那所,也是领跑全国的那所大学任教——而且几乎没有人会怀疑他们的独生子以后也会在那里大放异彩。

 

他们的家族树也相当有意思,会是遗传系大学生毕业论文青睐的素材:同一对兄妹跟另一对姐弟各自结成姻亲,与其说两家人,不如说一家人。Yosaflame的母亲在工作期间偶遇了他的爸爸,经由两校师生撮合(看看这为他们八卦这两个二十岁的时候就过上五十岁的日子的苦行僧提供了多好的机会),顺水推舟地就成了。女方的弟弟和男方的妹妹,两位从小对牛弹琴到大的乐天派,简直惺惺相惜。这几十年来对着这个不解风情的手足同胞的憋屈让他们一见如故,谈着谈着不知道怎么就谈到教堂里去了。

 

没错,Yosaflame有一个异父异母的亲妹妹Yosafire,了解了实情这句话可就一点都不突兀了。他们两个师承两大派别,是经典中的经典。

 

Yosaflame像他的博士后爹妈,在学术上刁钻,在生活上不拘小节。小时候Sherbet被这一家人盛情款待,给领进了餐厅,坐在只有实验室里才会有的那种蹬一蹬还能调高的转椅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上面挂着蜘蛛和它的残羹剩饭。冰箱里一整排放的全是培养皿,里面凝着一块块鞋拔子一样的菌落。餐桌上一字摆开还插着温度计垫着石棉网用酒精灯水浴加热的西红柿炒蛋和呈胶体的乳白色米汤。

还好他们屋子里的空调没打在制冷模式上,否则单凭这道汤的口感和视觉冲击,Sherbet简直会以为自己在做钡餐。事实上,米粒在他的唇齿间摩挲。他获得了一种在嚼硫酸钙的新奇体验。

相比之下,Yosafire家里的氛围则更让人愉悦,最起码不会让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扒光了绑在手术台上解剖。这一家三口显然都是及时行乐者,屋里屋外的装潢只有在童话里那种门外流着牛奶的巧克力房子里才能见到。更弥足珍贵的是,他们家里的饭是给人吃的。对于Flame一家,饭菜的味道不过是九牛一毛的无关变量之一,一杯盛在圆底烧瓶里的鱼香肉丝,除了做熟之外,你还妄想它能好吃到哪里去?

退一万步来说,他们给微生物做的饭搭的窝远比他们在人类(甚至自己)身上操的心多得多了。细菌真菌病毒可不在乎这都是些什么味儿,否则下个世纪全世界的实验室里铺天盖地的该全都是橘子汽水味的生理盐水了。

不过这也不意味着Yosafire家就是模范家庭的代言词:味精、盐和糖是一奶同胞,弄混再正常不过,只是尝起来像一个吸毒成瘾的人梦游的时候唱出来的歌(但谁能猜到水果沙拉里会有芥末);酱油和醋本末倒置,也只是件一笑而过的小事;甚至当你从洗衣机的滚筒里扒拉出自己一个周杳无音信的手机的时候,也只好对天长笑三声跺脚五下:“天要亡我!”

讲道理,Sherbet本来做梦也做不到Yosafire家里来的,一切全因为这夫妇俩担心他们的外甥在厨房里造出一个黑洞来。虽然就结果而言,他们还是没有逃脱被席卷入宿命——当你在外风风仆仆地奔波了一天,回到家里甩下浑身包袱打算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外甥在厨房里用酒精喷灯对着一堆黄油和蔓越莓的混合物持科学的眼光作威作福。不知道你会作何感受。

然而这一事件的最大受害人还并不是全程观摩了这一美食界日全食的Fire父母——尽管他们的好心劝阻像对心投在α粒子上的质子一般被毫不留情地弹开了。真正被推进这一家庭事故的反而是本该当局外人的Sherbet。

当Yosaflame把这个他亲手创造出来的潘多拉魔盒推给Sherbet的时候,他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他还不是第一个嫌弃的人,号称有着异次元胃袋的Cranber看到这一小盒东西,表情精彩得就像街头表演的时候生吞了整个蜂巢。那块仿佛几亿年没有下过雨而龟裂的黑炭上点着还不如它一半黑的果干,散发出掩盖过甜腻的香气的二氧化硫泄露的味道。

他简直觉得自己被当成废旧电池回收厂了。

但是拒绝的话在面对他的发小那双红得湿漉漉的眼睛的时候很自觉地给他的感性让了个道,以供他的神经信号以第三宇宙速度在大脑皮层浩浩荡荡地策马奔腾。Sherbet的全身涌起一股只有站在古罗马角斗场里才有的,手持红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悲愤冲动。

他在众目睽睽(百分之九十九是同情)下接过了那盒被它的内容物玷污了的小乐扣罐头,然后掰开。这个奄奄一息的小东西在气压的碾压下发出了纯净氢气的噗声。他看着这堆压在下水道里的冷石头,禁不住猜测它与福尔库阿斯和卡西莫多神交的私生子究竟有什么关系,并且就它是否是在乙醇的怒火下诞生的展开了一系列严谨猜想。“是的。”Yosaflame看着他,好像已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Sherbet一点都不惊讶,他们俩水火不容了十几年,这种默契根本无足挂齿。

尽管说实话,他很后悔,非常后悔,接下这个令他变得愚蠢的盒子大概只是他的后悔里的万分之一。他真正的后悔是Yosaflame的赞同,在这理直气壮的坦白从宽之前,他好歹还能哄骗一下自己,假装这只是块从锅边抖出来的灰,现在他于心了然,只好承认这明明就是颗陨石,从某个对拥有味蕾的人类深恶痛绝的河外行星发射过来的二向箔。

他觉得他就是个用跳楼威胁包工头还血汗钱的农民工,历尽千辛万苦铤而走险,钱终于拿到了,站在高楼大厦上虎踞龙盘睥睨众生。Yosaflame吹过来一阵枕头风,把他一个跟头推了下去。

虽然他没想到这还真挺好吃的。











Sherbet是在楼梯拐角碰到Yosaflame的。他站在楼上,冲楼下那颗绿油油的心里美打招呼。Yosaflame青翠的发旋挤在来去匆匆五颜六色的人流里,像一片浮在富营养水体里的荷叶。他抬起头来把视线吃力地往上调了六十度角,直到看到那个金色的脑壳为止,并且露出荷叶底下白得结实的莲藕一样的脖颈。

其实Yosaflame很白,作为一个男生似乎总是会因为肤色被冠上吃里扒外的称号。但是他不怕,谁敢说全校五千米第一和跳高第二是little white face?他照着你的脸随便来一下,连还手都省了。只要他喜欢,他能在任何地点任何时机用他的脸、胳膊和手掌向你证明太阳辐射是个多么有失偏颇的东西。Sherbet有时候会偷偷地望着他的背影,对着他干净利索的后脑勺和那截白得丧心病狂的脖子发呆(当然是在初中的时候)。

他偏爱孔武有力张弛有度的美,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源于他的天性,还是只是因为他的竹马。

Yosaflame抱着一摞材料——就在刚刚那个课间它们以弹幕轰炸的形式肉眼可见地塞满了他放在教室外的橱。他礼貌性地冲Sherbet点了点头,毕竟现在想挥个手太难了,除非他能让这堆东西飘起来。不过东西自己是飘不起来的。Sherbet逆流而下把他搬着的玩意抢去了一大半,尽管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费劲。

他翻了个白眼:“逞什么强?”一边暗自打量那里面有没有情书。

“比你聪明比你强。”Yosaflame冷淡地暼了他一眼。他们俩自从上个周的脱臼乌龙到两相对望竟无语写作业后,一个文一个理,根本就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恰好Sherbet又忙着搬家。美人是要的,江山更是要的,于是他东窜西跳了一个周,累成狗中狗,更没有余裕去发小的班里刷存在感。

两个人小别胜新婚地拌了几句嘴,彼此都觉得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也就不在这里当钉子户给后面急得就差按喇叭的同学添堵了。

把人和物品送到了,Sherbet准备挥一挥衣袖不留一片云彩地告辞。这堂活动课学校里的知识讲座给参会的发高三毕业典礼的门票,他囿于职务走不开身。Yosaflame通情达理地冲他点了点头,翻出那堆材料开始看,夹在他俩的书包和桌子上摆开的奏折中间伏案笔耕不辍,牛气冲天,跟个土皇帝似的。Sherbet趁其不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拍在桌子上,虚情假意道:“哇,怎么多了一张票。”

紧接着旋风般溜了出去。Yosaflame啼笑皆非地盯着那张湿乎乎的门票:如果这上面的都不是汗,他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是了。他心里明白,Sherbet很讨厌他,是那种上学会顺路捎上他的,大吵一架后会磨磨唧唧地道歉的,在生日前一天晚上会摸到他教室里在座位上放礼物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讨厌。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一下子轻快起来,虽然就在半个小时前他跟Rigatona畅谈过彼此毕业的去向后还是心境寡淡的。他猜测Sherbet的“讨厌”跟苹果派的甜度都能使他迅速地转换心情,这使他忍不住把此君的脸跟家里的抽排油烟机联系起来——一样吵,一样满肚子坏水,但是也一样不可或缺。

Yosaflame把门票捻在手里,塞回自己的钱包。跟它隔着的另一个夹层里有张一模一样的纸片。他明明可以把它让给其他人。门票是限量的,虽然掉进会考和期末考的夹缝里,很多人倾向于在教室里满头大汗,而不是在有着晚风的露天广场觥筹交错。但是更多的人(尤其是学妹们)则对能听英明神武气度非凡的前副会长Kcalb的真知灼见颇感兴趣。

他搞不懂自己怎么想的,似乎也不想弄明白。随便猜一猜就能知道,想明白个中原因比他多做几道和差化积积化和差麻烦多了。Yosaflame由此决定随心所欲滥用职权。

他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并且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晴天霹雳地摸了摸还扭着的嘴角,就像他不知道他还有这个器官。但他还是很快地平静下来了。他之后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木讷地与满桌材料面面相觑。

这不清真。

【T.B.C.】

评论(2)
热度(37)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