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双白毛】温暖三十题 -05

前提:
万年歪楼党表示,这一题写着写着又跑偏了……其实原因是满脑子都在循环最近听的一首《ggrks》,里面的傲娇太萌真是忍不住捂脸(这算什么)。
麻花永远是最好脾气的……不过友情提示除了白毛外的闲杂人等请不要尝试跟他冷战,下场会很惨。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艾尔艾尔弗不是很喜欢跟别人沟通的性格,木木讷讷的,除了在学习和工作时口才和思维逻辑好到没话说,平常都是很安静的。
所以艾尔艾尔弗一直没有多少朋友,这一点阿德莱伊很清楚,除了自己那个跟谁都自来熟的同事哈诺因以及他的死党伊克斯艾伊之外,艾尔艾尔弗的社交范围很狭小。
不过也许只是社交恐惧症而已,因为当艾尔一坐在电脑前跑上各个论坛乱逛时,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就很轻易地暴露出这也是个相当健谈的家伙。
明明满脑子都是东西但是说不出来确实是挺憋屈的。
阿德莱伊有时候满怀好奇心地探过头去看电脑屏幕,就看见开了一堆类似“托勒密定理(1)的简要概述”“笛卡尔宇宙论(2)的优缺点”和“三百种培根和煎蛋的搭配方式”的帖子。
#学霸的世界我们读不懂#
#现在的论坛已经这么高能了吗#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在阿德莱伊做探头动作的时候,艾尔艾尔弗的手指动作更快,回复框里面已经一堆同样令人费解的文字了。而且偶尔夹杂一些一看就是在电脑上鼠绘的图片,认真程度可见一斑。
“艾尔,晚上吃什么?”
“不知道。”回应的还有键盘的敲击声。
“最近又在忙活什么事了?”
“你去谷歌搜吧(3)。”
“……那,吃鱼香茄子吗,还是不要辣的?”
“你去谷歌搜吧。”
#难道百度最近玩脱了?!#
#现在的谷歌也已经这么高能了吗#
“那个,艾尔……床单该换了吧?”
“才过了一个周。”
“可是今天早上你不是把粥……”
“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床单要什么颜色的?蓝色的,还是绿色的?”看到对方打字慢了一拍,连语速也变慢了,阿德莱伊有点想笑,但还是很努力地忍住了。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去谷歌搜吧。”
一听到艾尔这标志性的结束语,阿德莱伊就知道对方又陷入狂热发帖的状态了,再往屏幕一瞥,就看到艾尔用户名“Licht”后面跟着的土豪金版主图标。
当上版主了?果然,一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工作外四五个小时都挂在同一个论坛上,最起码也能混个脸熟了。再加上在网上艾尔不必受“面瘫寡言”的人设所束缚,想必会很积极地参与讨论吧?
虽然,自己对于这种他的身边不再只有我一个人的事实有点失望。这是真实的情感,不过更多的毕竟还是高兴吧。有朋友在身边可以倾诉的感觉也很好,这是跟与恋人相处有所不同的。
是因为跟对方毫无距离地相处太久了,所以失去了这种应有的自觉吗?
一直到吃完晚饭准备洗漱睡觉,艾尔艾尔弗的脸上看起来都在写着“现在的版务都回老家结婚了吗”,对此,阿德莱伊只想表示一个普通的网络论坛,艾尔你是想把它改造成什么样子啊!
大概是出于被冷落的心酸和难过吧,阿德莱伊虽然语气没什么变化,可是脸色一直不大好看。
这个状态一直维持到艾尔艾尔弗抢着去刷碗并且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抱了阿德莱伊一下为止。
“那就蓝色吧……对不起。”
阿德莱伊惊愕地愣在原地,却迟迟没有回过头去看那个从背后抱过来的男子。许久,艾尔艾尔弗突然觉得自己的双臂在抖动——不,准确说是对方的胸膛在颤动。
阿德莱伊在笑?
这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吗?
“可以啊。我也很喜欢蓝色。”
这么说起来,貌似谷歌真的能搜索到吧,艾尔艾尔弗的心情。
==============================
1、托勒密定理:指圆内接凸四边形两对对边乘积的和等于两条对角线的乘积。
2、笛卡尔宇宙论:笛卡尔原本是想得到巴黎神学院的支持,借助于它的权威来论证他的理论的正确性,不过很可惜,他将这本书捐给巴黎神学院的行为已经与科学脱轨了。值得圈点的是他的言辞相当中肯确凿(这真的是唯一的优点)。
3、去谷歌搜:源自《ggrks》一曲,简单来讲就是一首傲娇和痴汉的日常对话曲。

评论
热度(16)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