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迪莱】传说中勇者的网游 01

在下新月,这也是新人之作。
因为也只是看过传勇传动画加大传勇传中的几部分(正在啃),所以世界观果断还是选择架空向。
题目说是迪莱,其实我也知道这个cp有点冷,但是无法避免我对这两只的爱。= w =
我已经做好单机版的准备了,就是这样。
提前说明本人深陷两个坑而且学生党所以最快一周一更。
这回破天荒地列了大纲,所以但愿不会写着写着文风跑偏了。
如果认识到我是一个坑品多么没保证的无良作者还能看下去的话,那就非常感谢了!

 

01
“听明白了吗?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如果你——”
莱纳狠狠地把手机的屏幕按灭,把它在脑袋里臆想成刚刚给他打来威胁电话的暴力女,然后一把甩到衣柜上。他还没来得及上前一步把自己的手机捡起来时,就听见自家大门被拍得震天响。
“里面那位缩头缩脑的乌龟先生,要我再重复一遍刚刚的话吗?如果你听懂了但是还是不执行的话,我不介意拿着家里的剑到你家来舞一把——我哥哥刚给我买的仿真剑,效果和手感都不是一般的好啊——”
“行行行我知道了,麻烦您打道回府继续与您的丸子之神共渡愉快的周末之旅吧……”
如果说不知道的话,那个有恋丸子癖的怪女人一定会用西昂给她的钥匙把门打开,然后冲进来执行毁灭程序的……之前那次惨剧过后,荷包就因为要添置新家具而空了一大半。
烦人烦人烦人。
揉了揉自己的黑色短发,莱纳长叹一口气,把桌子上包装精致的盒子拆开后将里面的光盘泄愤似地塞进电脑机箱里。
西昂那家伙发什么神经,非要吵着让自己玩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本来就是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他竟然把这个任务托付给了菲利斯——真是噩梦!
有谁说过,自己玩得开心的游戏就必须要让朋友试试的?而且还是通过这么可怕的要挟手段进行的!最关键的是今天下午的计划本来是午休啊,换个时间会死吗?
#虽然无论假期的哪一天,莱纳都沉浸在他的午休中#
机箱里的光盘嗡嗡地转了几圈,老式电脑的屏幕上慢吞吞地吐出一个登陆界面。
《传说中勇者的网游》?一看就是没什么名字可起了的产物吧!难道西昂最近不喜欢塔防游戏,开始玩俗套到极点的勇者斗恶魔的动作游戏了?
莱纳按着包装上的注册码一个字一个字地敲着键盘,门口处又传来咚咚的砸门声:“乌龟先生——你开始注册了吗?我要进来了啊!”
“不不不要啊——你这家伙不知道女孩子不能随便进男生的闺房啊呸屋子吗?”
“当然知道,但是对于像你这种把美貌的老婆和可爱的孩子抛在一边自己贪图安逸享乐的社会败类,怎么能用正常人的处理方式呢?”
“这算什么啊,这回又来了个负心汉的展开吗——”
“哼哼,愚蠢的社会蛀虫,让善良而伟大的团子骑士菲利斯来消灭你维护正义吧——”
然后,门终于难荷重负地倒了下来,发出了很大的一声闷响。
“不——”莱纳悲痛欲绝地冲出房间,默默在心里为自己尽职尽责至今光荣牺牲的大门致以崇高的敬意。

“苏意苏,西昂现摘以更层位罗兰德地王了。”一头耀眼金发面无表情的少女咬着手中的团子,口齿不清地嘟囔着。
一边的莱纳还属于心痛状态,正竭尽全力地试图把自己无辜夭折的大门装回去:“啊啊,成为王了?真是太好了呢,西昂,乡下的妈妈会为你感到无比自豪的。”
菲利斯把满嘴的团子咽了下去:“那么你有认真听我说的话吗?”
“当然。无非就是什么这个游戏多么高级,制作商砸了多少钱,剧情全由游戏的发展引导之类的破烂设定。”
“那制作商也比你这种抛妻弃子出外找无辜少女的废柴肥猪强。”
“够了吧我说,不要随便把最近看的小说设定套在我的身上。喂,你要去哪?”
“团子吃完了,我回去再拿一串。”

最后,事情还是朝着莱纳意想不到的方向策马狂奔了。他忍气吞声地填完了注册的人设,尽管在魔法师与战士间徘徊了一段时间,大概持续了三分钟。
当他认定了当战士肯定得死命按攻击键,而魔法师只用在后面潇洒流畅地来个助攻就可以后,菲利斯已经抱着一大盒丸子串回来了。
“魔法师?”
“啊,对啊,怎么,有什么不满的?”
“我是战士。”
“果然是符合你这种凶残暴力——啊饶了我吧。”
大概是因为游戏制作得相当良心而且投机巨大的原因,设定好人设后就是一堆要签署的协议。对此,莱纳果断无视掉,连着几下就把所有对话框给点过去了。
不对……刚刚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闪而过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莱纳愣了一会儿想了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没想明白就被菲利斯一巴掌拍到屏幕上:“我跟西恩约好了,你五分钟之后就必须上线,条件是五十背包量的团子,如果你不想为此而出钱的话,就快点继续——友情提示,这五分钟内还包括你的新手指南,我大概用了十分钟通过。”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老式电脑一副不懂莱纳的怨念的样子,依旧慢悠悠地往外吐着新手指南的界面,直到主人就差抱着它痛哭了才吐了个干净。
音响里传来玻璃划在黑板上的尖锐声音,瞬间把与电脑靠得非常近的莱纳吓了一跳。
“肥猪先生,你家的音响失修多久了?怎么从吹笛子变弹棉花了?”
“我说了不要往我身上套奇怪的设定!而且弹棉花也比这个好听,这哪是吹笛子啊,这明明就是魔音攻击!”
游戏界面显得很精致,虽然场景不够立体所以显得好像次元乱入,但是对于这款游戏来说还要求优秀的界面就可以说是小马拉大车了。尽管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包装,上面那明晃晃的烫金字“一部由你编造的史诗”就给莱纳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
大概这款游戏不是主打的画风和动作流畅性吧,也许正如菲利斯所说的……里面的东西,都是活的?
因为有人专门在游戏里采集数据,所以才能发现上一个周哪个荒原上还满满的都是一堆NPC的敌兵,经过所有来刷经验值的人的车轮战,下一个周那堆敌兵就鲜有人在了。
再例如,西恩的帮派——也许暂且可以称为国家,支持者一满2000个人,剧情的主线都开始频繁地提及他的罗兰德帝国了。
简而言之,言而总之,在这个游戏的后方,有一堆凭着笔杆子设计游戏的苦逼加班党。
据菲利斯所说,就是这帮家伙打着马甲在游戏里参与玩家的活动,然后再根据他们所设定的大纲改变游戏里主支线任务的走向,从而模拟出所谓的随着各个国家的兴亡而改变的历史进程。
虽然莱纳当时扶着大门脑海里飘过一堆“真是不能再扯淡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游戏”和“这游戏制作商真不是人那帮写手得多累”之类的玩意,他还是对此产生了不止一点的兴趣。
毕竟所有的少年啊不男人都会怀揣着征服世界、所向披靡,小手一挥后宫到手的妄想吧?所以这种斥资巨大的游戏肯定会让很多对此梦寐以求的人为之狂热的。
他有点能理解,西恩为什么想让他参与到这个游戏中来了。
因为——
这熊孩子肯定又要自己帮他处理国王那堆倒霉的烂摊子了!游戏不用这么人性化的好吧?公文什么的就省了吧我还想再多活几年啊啊啊。
莱纳冲着屏幕几乎就想来个欲语泪先流的时候,新手指南的NPC的名字让他瞬间愣住了。
菲利斯·艾利斯。
他把视线往对话框上方的NPC上移,就看到一个跟旁边的团子狂热爱好者一样的金发蓝眼的美少女——不过嘴角竟然带着笑!
“咦菲利斯,这个怎么跟你这么像啊,我是说除了表情之外。”
“这就是我。大概是那帮WPC①觉得这种表情更具亲和力所以就给改成这样了吧。怎么?难道你这万年以来对谁都能发情的肥猪还是把主意打到我这个楚楚可怜的美女身上了吗?唉,只可惜我自小父母双亡,却是个美人胚子,于是你把罪恶的咸猪手伸向……”
不,完全不是。首先我对于你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楚楚可怜的理解,而且我也没见过你小时候长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我真的不是小说里那种糟糕的设定快放过我吧!何况WPC是什么,连那帮辛苦的写手都要黑了吗真是太狠心了!
犹豫了半天莱纳还是没有把内心的吐槽说出口,因为说出来一定又会与屏幕来个亲密接触的。绝对、绝对会是这样的。
菲利斯还在滔滔不绝地继续着自己脑中世界的设定普及,正对于揭露肥猪莱纳的丑恶罪行乐在其中的时候,低下头看了眼表:“哎呀,色情狂先生。”
“什么?”
“非常不幸……现在,过了五分钟了哦~明天早上十点,五十包团子要按时送到我的门口啊,否则我也不知道伊利斯会拿着家里那把仿真刀在你的温馨小屋里做些什么哦……”
“骗、骗人的吧!”
这么一来二去,莱纳非常彻底地,把那个乱入的对话框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①WPC:NPC即为Non-Player Character,意为“非玩家角色”,而WPC则为Writing Player Character,意为“写作中的玩家角色”,在这里菲利斯自创词汇来代指游戏中的幕后写手。
=================================
其实迪亚还要好几章后才能出来我会瞎说……
因为我也没见过这种剧情到处变的网游所以出现的BUG请谅解QWQ。

评论
热度(7)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