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双白毛】温暖三十题 -06

6、领带歪了

今天,是四级律师艾尔艾尔弗第三次出席有关拖欠工资不还的官司。他凭借自己口若悬河、字字珠玑的口才从当事人上有老母下有幼子的悲惨家境,一直说到被告人奢侈腐败的日常生活,每过五句话就必然征引一条法规,期间涵盖了一直从《劳动法》到《宪法》的大大小小各种条目,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还引用了不少诗句。

被不带脏字地骂得狗血喷头的被告人被他说得头快挨到桌子上了,根本就不敢正眼看艾尔艾尔弗和控告人一眼。当轮到他发言的时候,口气带着无比微妙的虚弱,跟开庭时与法官眉来眼去的洋洋得意截然相反。

啊,我怎么这么丧心病狂,这么败坏社会风气!为什么我要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我要当人,最关键的是我为什么长了这一双健全的耳朵!

以上大概就是被告人直到被保安搀着出法庭时脑袋里面都在无限循环的东西。

不过现在,官司仍然在继续,艾尔艾尔弗依然以令人难以想象的语速口齿清晰地在辩白。虽然他本人一副慷慨激昂代表着正义的热血样,其他台下听得云里雾里的旁听者却都不敢抬头去看他。

#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散发着让人瞎狗眼的正义光芒#

台下的人偶尔有几个抬起头来瞥过他一眼的,不过很快就低下头用一只手捂住嘴肩膀迅速抖动。

怎么说呢,肯定不是因为艾尔艾尔弗在说冷笑话这种一看就扯淡的理由。如果仔细看一下的话,就可以发现好像连珠炮一样不断发射语言攻击的艾尔艾尔弗在说话过程中,领带随着他胸膛的起伏来回抖动——当然是在背后。

这一点对于台下的人们来说可以说是格外清楚。

一直以酷帅狂霸拽的气场击溃所有对手心理防线的艾尔艾尔弗,似乎把领带给……系歪了?不,照理说只是系歪的话是不会有这种效果的。难道他是把衣服穿反了?还是把头的方向拧错了?

虽然越到最后猜测越诡异,大家都不太愿意相信一向以辩证的逻辑性之强著称的艾尔艾尔弗竟然会把领带系反了,而且本人还毫无自觉地在大谈特谈?

应该说全场除了低下头碎碎念的被告人之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艾尔艾尔弗系反了的领带上。

单纯从把握辩白整体走向的方面来看,必须给艾尔艾尔弗100的满分。不,还有附加的20分。

#难道表面上气场十足的艾尔艾尔弗其实是天然呆!#

一直到法官毫无悬念地宣布控告人一方胜诉时,大家才终于长舒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如此严肃的气氛中笑出声来。正悉悉索索地彼此收拾东西时,大门突然被拉开了,随后迅速走进一个淡紫短发的扎着麻花辫的青年。

几个专门奔着艾尔艾尔弗来旁听的无辜人等立马认出这是那个经常与天然呆的律师先生形影不离的阿德莱伊。

艾尔艾尔弗把手边的文件整齐地叠放起来,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然后白皙的手腕一翻转,眉头有点发皱:“结束了五分钟了,太慢了,阿德莱伊。”

对方相当有耐心地帮忙把桌子上的笔收起来装进包里:“抱歉,路上有点堵车。等等……”

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阿德莱伊两只手撩起艾尔艾尔弗的短发,整个人就好像压过去一样向下倾身。艾尔艾尔弗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就像直接从电源正极连到负极的电路一样,瞬间过了一次功率极大的电流。他的鼻子被对方的胸膛压得很难受,所以说起话来带着很重的鼻音:“你这是要……”

“领带系反了,出门前又没照镜子吧?”

艾尔艾尔弗愣了一下:“嗯。”

正当二人在一边调整领带一边拉家常的时候,旁边僵硬在原地的若干人等语气微妙地说着“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呢,是时候回乡下看望老母亲了”然后步调一致地转身跑开。

阿德莱伊刻意无视掉了因为自己故意的亲昵而呆住的艾尔艾尔弗,有点开心地想着,看来下回出差果然还是早点回来比较好。

这家伙没了我就不行吧?

也许该考虑给他设计一道关于系领带方式的数学题,这样他应该就能记住一定不要搞反方向了吧?

#虽然对我来说系反了领带的艾尔艾尔弗相当可爱#

#但是为了避免他在打官司的时候对方笑喷出来还是想想办法吧#

==========================

1、虽然每回都想自我吐槽一下这种还分一二三四的结束方式,但是这样一来似乎没什么可吐槽的。

2、本来是领带歪了结果实际上是领带反了……= w =我是故意的。
评论
热度(22)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