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迪莱】传说中勇者的网游 02

02

保持着一脸欲哭无泪的悲愤表情,莱纳挺直了后背像根棍子一样立在椅子上,音响里是不断单曲循环的刺耳声响。

电脑里的NPC笑容亲切和蔼,不断地重复着哪个键是攻击哪个键是防御,上下左右方向键就不必说了,连莱纳是魔法师这一点都照顾到了,非常耐心地向他解释着罗兰德的魔法体系……如果旁边的真人能有这种态度的千分之一、不,是万分之一,他就不至于时刻警惕着会不会一下被背后的仿真剑给戳个透了。

因为工作就跟电脑有莫大的关联,所以莱纳操作起来指定的魔法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当然,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所要掌握的魔法只有三个——一个是似乎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攻击魔法,另外两个里,一个是在地上打洞用的,另一个则是照明用的。

如果不是怕自己真的会被仿真剑戳穿的话,莱纳绝对会立刻把鼠标摔到屏幕上然后大喊一声“什么坑爹的魔法”。

一旁的菲利斯也在围观“自己”给莱纳上课,明明是很微妙的气氛,却突然冒出一句:“果然呢,魔法师就是辅助职业,我在团子大神的庇佑下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啊。”随后她恍然大悟地一指莱纳,刀刃很巧合地划过他的后背:“而你,这个无恶不赦的色情狂,因为对幼女下手而触犯了神威,所以这是上天对你的惩罚!”

对此,莱纳一边嚎叫着捂住自己被割开的衣服一边说着:“喂我说在威胁别人的时候就专心点吧啊啊啊啊!”

“啊,抱歉,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莱纳万分头痛地继续新手指南,NPC刚刚给他找来了一只小兔子。

应该很容易就能打过吧?不过对手这么……虽然有点以大欺小,但是毕竟是初级嘛,不好意思,实在没办法了。

这么想着,那只小兔子非常欢快地蹦蹦跳跳地向他奔跑过来,莱纳还没来得及吐槽自己的敏捷度怎么这么低的时候,小兔子非常无害地咬了眼前的庞然大物魔法师一口。

然后,莱纳那个从各种方面都跟他神似的人设上冒出一个红彤彤的HP-5。

【系统提示】:玩家【莱纳·龙特】已战败。

是可忍孰不可忍。

莱纳一把把桌子掀了起来:“这算什么啊啊啊,连兔子都在欺负我吗?只是一级HP竟然连十都不到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可是连招都还没出就被秒掉了啊喂!”

菲利斯用刀背狠狠地敲了几下对方的后脑勺:“这是对你的惩罚,安心接受吧。”

屏幕上的NPC也一脸很为难的表情:「啊,第一次遇到基础这么差的魔法师啊……」

莱纳以软体动物的姿态脸朝下滑落到桌面上,恰巧与屏幕里那个生理心理各种忧伤的姿势交相辉映:“呐,菲利斯,你看我基础这么差,要不就不……嘎啊啊啊我是说着玩的。”

 

跟NPC磨叽了好久,最终还是以“医药学天才”的所谓头衔从新手指南里毕了业。不知道是不是WPC的恶趣味,最后屏幕上的NPC留给莱纳的是一句“骚年干巴爹不要在意细节”。

莱纳只觉得自己又有掀桌的冲动了。

于是机箱又是温吞地突突突了一阵,游戏界面也变成了之前的登录界面,正当莱纳噼里啪啦地敲那个死长的密码的时候,菲利斯又看了一眼表,用非常不可置信地语气提示道:“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啊,色情狂先生。”

“我哪知道‘你’那么有毅力,连续找了十几只兔子来虐我……”

因为加载而沉默了一会儿的音响随着登入服务器而再次喧闹起来,终于忍不下去的菲利斯一脚扫了过去,不知道是哪根弦搭对了,声音突然就恢复成正常的优美旋律了。

“真是物如其主……”她非常非常小声地嘟哝着,然后就毫不惊讶地看到了新手区里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的景象:“来了。”

莱纳也精神一振,连疲惫不堪的语气也跟开启了另一个模式一样变得生机勃勃:“那那那、西恩不会也在这里边吧?”

“也许……吧。”

很快,明明人头挤挤但是却异常沉默的一群人里弹出一个亮闪闪镶着土豪金的对话框:「迟到了半个小时啊莱纳。」然后这一群人非常有默契地给这个对话框的主人让开了地——就好像舞蹈开始一段时间后领舞的才会站出来一样。

为了响应他这一句话似的,随后莱纳就被各式各样的「恭候罗兰德最强魔法师大驾」刷了次屏,虽然还掺杂着几个打了错别字的和反应迟钝的。

呸呸呸什么跳舞的,他们这明明就是来跳大神的。

「不不不,西昂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莱纳眼见着那一帮莫名其妙地出来壮声势的人发完话之后各自作鸟兽散。

「诚如你所见,迎接我罗兰德帝国的最强魔法师啊~」

「最强你个大头鬼啊,光是新手指南我就被十几只兔子虐得体无完肤了……」

「啊原来你是兔子啊,我打的是老虎。」

这家伙就是来刷现充感的吧!莱纳在心里默默把对方的土豪金对话框和自己说好听是俭朴说不好听是简陋的对话框做了个对比,又把那只令他痛心疾首的倒霉兔子和西昂威风凛凛的老虎做了个对比。

人与人的差距啊。

玩个游戏都能被各种方式地虐成这种样子,老天你不用再提示我是多么废柴了。

见到莱纳没有回复,西昂·阿斯塔尔明显就心情很好地接着说下去:「虽然这么说,但是果然还是很棘手呢,你的基础确实太差了点。」

「既然知道了你就让你那帮死忠手下转职当魔法师,我才不要替你收拾烂摊子,就是这样。」

「但是没办法吧?你当初是选择了随机分配体质吧,既然想要逆天的能力就要有HP掉下限的准备。」

莱纳正想揪着“随机分配体质”这一闻所未闻的事情大谈其谈的时候,突然弹出一个窗口——【系统提示】玩家【西昂·阿斯塔尔】向您发来了交易请求。

他的目光往下一扫,就看到一个堪称史无前例的跳楼价甩卖。交易物品是一件被升到最高级的盾牌,金额则只有十银币。

之所以说是史无前例,是因为即使是现在刚开始游戏的莱纳也拥有一千银币。

他非常头痛地拒绝了交易,点开对话框继续跟西昂嘴炮:「你这家伙是家里的钱多到没处花了所以大发善心,想起了自己幼年时贫困潦倒的小伙伴?」

「呦,得到菲利斯的真传了嘛。」莱纳回头瞥了一眼正玩着自己的头发玩得不亦乐乎的菲利斯,看到对方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聊天内容后继续转回屏幕前。

「啊,是的。这家伙最近又在看哪个作者写的什么《酷帅总裁貌美妻》了,不管什么性别什么年龄的人物都往我身上套。」

「啊哈哈,是吗。不过,这个装备是值得的。」

「说真的你完全就不关心我的悲惨处境吧你个变态工作狂!」

「没有啊。莱纳,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建立起一个你曾经期望过的,没有泪水和黑暗,只有午睡和美好的国家。即便是在游戏里,也和我一起吧。」

银发的隽秀青年穿着奢华贵重的服饰,脸上带着有点忐忑不安的微笑,向着身前永远一副颓废样子的黑发青年伸出了一只手。他金色澄澈的双眼里飞扬的神采好像利剑一样直直地戳进对方的黑眸里,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对视着,阳光镀亮了彼此的轮廓。

“果然还是……不行吗?”现实世界里的西昂·阿斯塔尔对着屏幕里的黑发青年低下了那永远仰着的高贵的头颅,过长的银色刘海把他的视线阻隔开来。

过了很久,屏幕上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的画面终于动了起来,莱纳的头上冒出一个异常硕大的对话框,使他看起来就好像头上悬着一块大石头一样滑稽:「既然你这家伙诚心诚意地求我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刚刚菲利斯非要掺进来说要建立一个维尼特团子王国,还说如果我再说她坏话就把我的头踩在键盘上滚。真是搞笑啊对不对这个粗暴的slfiahgjpfaljgagli」。

看到这样的回复,西昂非常难得的、自从出国以来感到自己离他们其实很近,然后就情不自禁地大笑了起来,甚至于一不小心人仰马翻地栽倒在地板上后也依然在笑。

屏幕里的莱纳头上还在不间断地冒出毫无意义地乱码一样的“asdfghjkl”之类的东西出来。

西昂抬起头看着窗外黝黑的夜色,用很轻很轻的,好像在呢喃一样的声调自言自语道:“我也该继续前进了啊……真好。”

=========================

= w = 迪亚依然没有出现就是这样,之前因为写文写了一天主角都没有出现被称作引楼奇葩过……黑历史。

其实西昂是被戳笑点了,这都是莱纳的错跟我没有关系(捂脸跑)。

目前一切还是照着大纲缓慢进展中ww(主要是被各种吐槽塞得满满当当的)。

评论(13)
热度(2)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