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安雷】宿敌失格★上(HP设定)

☆傻白甜尝试,OOC预警!只看过电影所以可能有极大bug。

☆剧情梗概:假如三强争霸赛上,格兰芬多的骑士先生从黑湖里捞出了他的死对头——斯莱特林的级长雷狮。





01

第一幕

(卡米尔、雷狮、帕洛斯、佩利、凯莉上)

凯莉:(清嗓子,示意羽毛笔开始动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斯莱特林的雷狮和格兰芬多的安迷修堪称八字不合的典范,水火不容的楷模。

凯莉:从入学到现在的六年以来,全校师生,包括毕业的学长学姐,想必都已经领教过这两位是怎样针锋相对了。

凯莉:那么首先,欢迎我们今天的特邀嘉宾,斯莱特林的级长——雷王家族的第一继承人——OWLs全校排名第三——魁地奇球场上的暴虐狂雷——也是我们本次专访的主角,被身为三强争霸赛种子选手的安迷修从黑湖湖底解救出来的雷狮先生!

(雷狮面色铁青,咬牙切齿,一边瞪着旁边的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

(三个人识相地收回鼓掌的手。)

雷狮:(头上青筋暴起)嗯。

凯莉:(微笑)能请您简单回忆一下从水里被救起来的过程吗?

雷狮:……我不知道。

(卡米尔以眼色示意雷狮。)

雷狮:(不快)不就那样呗,眼睛一闭一睁,再反应过来就被扔在台子上了。

凯莉:(若有所思)简洁明了的回答。看来突然出现在湖底这件事情对您的刺激还是太大了。

(羽毛笔唰唰唰:英雄救美,回想起安迷修那双清澈而坚定的双眸,他产生了短暂的失神。)

凯莉:那么您对本次代表我校参赛的热门夺冠人选,也是将您搭救出来的安迷修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

雷狮:(看看举着台词板东倒西歪的佩利)感谢、他的好心、当然,如果他是那个被泡在水里的更好。以及,祝他这回,马、到、成、功,为全校师生争、光、添、彩。

凯莉:(点点头)多么友善而不计前嫌的态度!在此谨代表校报小组所有工作人员,祝二位白头偕老、情比金坚!

(羽毛笔唰唰唰:念及安迷修,他的眼神变得悠远而深邃,冷峻的面部线条更显得柔和安静。眼波流转,万籁无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雷狮:(拍桌而起)我当然知道那两个成语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没发现那只笔癫痫的轨迹很可疑吗?

凯莉:(八面玲珑地笑,不动声色把本子掩到背后)错觉,错觉。

雷狮:(做了一个深呼吸,坐回去)你还有什么可问的?

凯莉:没有了——考虑到雷狮先生这几天大量的体力消耗,我们的专访也将落下尾声。

雷狮:那你的笔在记些什么?

凯莉:画速写。

雷狮:鬼信!

凯莉:为了以防万一,在此我还是要声明一下:我并没有什么跟皮皮鬼交谈的爱好。

雷狮:(站起来)再见。

凯莉:雷狮先生,请留步!希望您能献上金玉良言为本期专访做一个总结。

雷狮:人鱼,我艹你妈!听到没有,我艹你妈!



02

雷狮觉得,自他从黑湖里被打捞出来之后,整个世界都不太一样了。但到底怎么回事,他说不上来。

其实也不差他怎么说了,从他那颗湿漉漉的脑袋一钻出水面开始,整个观众席都沸腾了,包围着他的坊间传说嗡嗡嗡地绕着他耳朵聒噪,叫都叫不停。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赛事,要求参赛者深潜黑湖,寻找被人鱼藏在湖底的心爱之人。

雷狮约莫着,那帮尖嘴猴腮的人鱼没准是病急乱投医才把他绑来了。谁叫安迷修一年到头胆大泼天行踪成迷,跟万里独行侠田伯光似的,找个有机会跟他对视超过一分钟的人太难了——尤其是女生。

唯一靠点谱的好像只有赫奇帕奇那对名声远扬的双子,看那个倒霉骑士一度殷勤,表现得此生不渝,原来也不过就是小打小闹而已。

想到这里,雷狮更烦了。他习惯了自由自在、无法无天的日子,一下子劈头盖脸浇下来一堆流言蜚语倒还入不了他的法眼,只是突然暴露在镁光灯底下成为话题的焦点实在让他心意难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八卦装饰了你的生活,你充实了别人的头条。

真的是,好一个妈卖批却无从骂起。

在现实生活中,小蝴蝶翅膀就拍得更起劲儿了。不光同学,连海盗团、医疗翼老师、七大姑八大姨,甚至他爹,都对他发起了全方面的围堵。雷狮简直成了众矢之的,这段时间他的脸上写满了“我哪知道”四个大字。

卡米尔刚下了占卜课,活动时间屁颠屁颠地靠过来:“大哥,你知道——”

“我不知道!”

雷狮抢先一步。

“不是说这个……”

雷狮腹诽:他哪是耳朵上长茧,这明明是在茧上长了个耳朵。

卡米尔叹了口气,换了个说法:“你看过这个周校报了吗?”

“没。”

趁卡米尔思忖措辞,雷狮赶紧用目光在人堆里扒拉人。平常冤家路窄低头不见抬头见,现在怎么就韬形灭影销声匿迹了呢?!

“我觉得你该看看……”

雷狮暂时没搭腔,因为他看到身边已经有熟面孔围过来了: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又成为了《X点三十分》的主人公,底下一行字幕滚动播报:斯莱特林级长蹲守格兰芬多宿舍门口,是爱是恨,风中的一颗小草,二人过激背德之恋将何去何从?

拉着卡米尔到了男厕所,他才长出一口气,站在盥洗室玻璃镜前,拳头一捣白瓷砖:“我真想挨个打过去,让他们那牛皮做的舌头好好歇一歇!”

卡米尔心疼地看着雷狮…
心疼地看着雷狮破坏的公物:“大哥,你有没有试过以毒攻毒。”

“有意思,你继续说。”

发泄完了,雷狮揉揉太阳穴,恢复了往日好整以暇的模样。

“既然我们主动出击跟凯莉沟通是失败了,不如换个方向下手。”

“你是说……安迷修?”

卡米尔得意一笑:“正是。”




03

那边厢雷狮心神不宁,这边厢的安迷修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作为另一个主人公,他的内心是更崩溃的,除了面对老师同学师兄师傅的口诛笔伐之外,还要受到自己内心火热的拷问。

——他真的把雷狮当成心爱之人吗?!!!

——答案当然是!!

——他也不知道啊!!

在意识到自己心底给出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的同时,安迷修真正的哀莫大于心死了。他没法辩解,怎么办呢,因为连他自己个儿都不站在自己个儿的立场上。不过惹不起,难道他还躲不起吗?

说躲就躲,有为三强争霸赛决赛做准备当掩护,这几天他是能大门不出,就二门不迈。

可偏生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合班课来得风驰电掣,安迷修不愿打破自己轻伤不下火线全面出勤的光辉记录,只好硬着头皮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跟伊斯兰妇女似的。

他眼看着雷狮进了教室。全体斯莱特林学生都系着爬有银边的绿色领带,穿一身标配巫师袍,大多数人在他眼里显得尖酸刻薄,但目前还没有人穿得像雷狮那么拉风。雷狮朝这个方向张扬过来,很明显能看见他那没有多余赘肉的脸颊,而轮廓则是从少年圆滑的时期出离干净的分明。

安迷修有些恼羞成怒地听到部分格兰芬多的男生对着这个往日的公敌吹了声口哨。雷狮却只是皱皱眉,这令他在心里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讲道理,他很少有看见过雷狮露出挫败或者愤懑的神态。雷狮的傲慢显得与生俱来——随性,洒脱,顺风顺水。某种意义上,他的挫败极少挫败他,这或许得益于他的良好心态,但更多的可能是来自名门望族的自身修养。

对方好像心领神会地突然朝他看了过来,在双目相接的瞬间,安迷修竟然错觉看到了大片大片挨山塞海的紫罗兰。

他的心里跳了一下,但没说话。雷狮拥有无论何时各地都能把他的脑浆绞成一锅生死水的本领,至于这短暂的幻觉,实在浪漫得不合时宜。

上着上着课,一只纸鹤不偏不倚地从右手边砸在他的头上。

安迷修刚刚平复下来的心脏突然跳得飞快。

拆开的纸鹤摊在桌上,一行狂放不羁行云流水的大字收入眼底:“安迷修,凌晨一点,有求必应屋不见不散。——雷狮”

他哭笑不得,正想把纸折回去。因为老实说,千纸鹤的形态可比这入木三分的一堆字入眼多了。

几个墨水字突然绞别在一起,安迷修手一松,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撇一捺排列组合后重新浮现:“别告诉我放人鸽子也是你那骑士道里的一部分。”

他的心绪陡然变得轻飘飘的,险些挣扎着跟这千纸鹤一起飞起来。转过头去的时候,恶党还装模作样地盯着黑板,桌子上面的手还马不停蹄地记着东西,只有肘边一排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千纸鹤看着格外煞风景。

安迷修嘴角挂起来,急忙错开视线。

他很认真地想:我可能是真的喜欢上这个人了。


【T.B.C.】

月考后诈尸……可能没什么机会再看到我了。其实我本来想写的剧情只有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越写越长——

希望你们能喜欢da☆ze!

评论(8)
热度(84)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