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螭@军用小绵羊

头像by旗子_茶 旗旗是神!!

复活!
安雷过激,黑洞胃杂食党是也。


【爬墙超快 、杂食,多情而且滥情ヘ(;´Д`ヘ)】
【黑洞坑,自驾游式更文( ー̀дー́ )ง 】
【刷屏狂魔,请慎fo(๑´ㅂ`๑)】

少说话,多产粮。

 

【カラ一】敬教乐学与育人报国(师生短篇)

☆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有病的文章,梗来自微博搞笑排行榜。

☆一松生物老师设定,空松高中学生设定,小松乱入。

☆迟到的4.2贺文!!因为塔防又没抽到ichi愿赌服输。

☆OOC!祝食用愉快。

《教师行为守则》的封面边缘翘起了角,布料摩挲下古朴得一如羊皮卷,晒得褪了色的蓝天绿地,书名生拼硬凑地浮现在活像被搓揉过一样浑圆的云朵下边。

为人师表。

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解惑。

松野一松微长的指甲深深嵌进书页之间的盖缝中,包上的塑料书皮被他划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能看到菜板般的累累伤痕。

在教职工会议上批作业他不算第一次,但是批着批着就快当众自燃还真是破了戒。

杀戒也快了。

他把注意力从宽...

 

【カラ一】歇斯底里 02

words by 子螭

•cp:色松(カラ一)

•精神疾病有

•分级PG

•第八集小松侦探paro,空松一松双胞胎,其余四人没有血缘关系

•OOC一定有!!文笔渣裂

01

来开门的是个和空松同岁的成年男子,眼睑懒洋洋地耷拉在眼球上,像打烊后将落未落的卷帘门。而目光呢,从那人为营造的百叶窗里瞥出来,又毫不留情地片刻间从头到尾把空松洗刷了几遍。

本来来人眉宇间的阴云就已经积了一大片,因为领子被猝不及防地扯了起来,鄙夷不屑的神色更加心安理得。

“我想您是认错人了。”

骨节崚嶒的双手攀上对方因肌肉紧绷而结实坚硬铁块般的胳膊,肱二头肌的触觉从汗衫底下传达到指尖。

“不、只有这张脸我...

 

【カラ一】歇斯底里(屋主paro)

words by 子螭

•分级PG

•精神疾病有

•OOC一定有

•第八话小松侦探的平行时空,一松和空松是亲兄弟,其余四子皆无血缘关系

歇斯底里

当热忱走到极端,底线与原则重叠,理性向感性妥协,从苦楚中诞生出愉悦。

山穷水尽到了终点,就成了歇斯底里。

01

典型东亚风别墅,土黄色的砖块搭叠起来,雨水和紫外线也要分上建筑师的一杯羹,深深浅浅色阶错落有致,仿佛刻意而为之。

钴蓝色的飞檐翼角挑破了郊外澄明的蓝色天空,亮得刺眼的狭长玻璃窗清洗得当,显出幅大户人家的气派铺张。

相比之下,松野空松和他那鼓鼓囊囊的行李箱非但格格不入,而且突然得莫名其妙,深闺大院的豪华更加衬托出市侩出身...

 

【カラ一】no kill no life(AxA)

http://m.weibo.cn/5716032494/3949756763769478?sourceType=sms&from=1060095010&wm=9006_2001

http://m.weibo.cn/5716032494/3949757074904576?sourceType=sms&from=1060095010&wm=9006_2001

http://m.weibo.cn/5716032494/3949757195878086?sourceType=sms&from=1060095010&wm=9006_2001

之前那...

 

【色松】no kill no life (カラ一 AxA)

cp:色松(カラ一)

其他:关于译名,本篇中如下。

カラ松      空松

一松           一松

チョロ松  轻松

碎碎念→
嘛这是之前那篇ABO杀手文的脑洞之一,因为时间问题估计下半截kara和ichi才能见上面——如果没问题的话会是下个周ww!!
因为想尝试写写帅气的AA所以就这么私自设定了,可惜写完发现除了下文基本上没怎么用到。
大概是清水的背景戏??漂油花那种wwww(真敢说啊)。

在钢筋水泥的都市森林里,觅食的是猎人,被...

 

[色松]起舞的黑天鹅-上

[CP:色松(一カラ一)]
[words by   子螭]
[分级:R]
新年第一次有好好考虑剧情的短篇(?),希望写着写着不要脱轨ORZZZ!脑洞来源于《天鹅湖》和GUMI的《芭蕾舞者》,有较大改动所以实际上是没多大关联的——中期有原创女配出没(如果我能写到那里的话XDD)。
只是想尝试写写男友力颇高的kara和疑似单箭头的ichi!演剧部设定真的好苏www剧情被搬到初中以及还有各种私设啥的请见谅!!

采用的译名对应如下:
小松            ...

 

【色松】no kill no life [ABO存梗]

【瞩目】:文不对题,一家六人杀手黑化设定,虽然是ABO但是我偏爱AA所以全部都是Alpha……请注意避雷wwww(本篇为清水)。

cp为カラ松&一松,硬要说的话还是カラ一。

写到最后文风可能有微妙的变化ww!

结局莫名其妙,因为是存梗所以以后可能会补全…………吧……

以上。

古希腊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过,人的手只有还淌着血液属于它的主人能灵活地运作时,才算这个人的一部分。

倘若它被连筋带肉齐根斩断下来,那鲜血淋漓的让人心生怖惧的肢体便已经不属于这个人了。

那么这具面朝黄土背朝天倒在底下的尸骸,恐怕已不能称之为人了吧?

面容和肌理都变得大理石一般冰冷且坚硬,起初嘴里还喷薄出的微弱...

 

【カラ一】兄弟阋墙

瞩目:cp为カラ松x一松 OOC有,自捏造有,文风突变有,亲情向与cp向胡乱夹杂在一起的摸鱼

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眼前那双野猫一样桀骜而锐利的双眸放射出捕捉猎物一样的眼神,明明下意识地避开视线交汇的一切机会,却还是有种视线对上而被束缚住的咄咄逼人感。

カラ松在打心底里感到不妙的同时,开始了为时一整晚的为白天那句话的脱口而出的单曲循环式的后悔。

孽缘的缔结是早餐时兄弟六人一如既往的扯皮,话题天马行空层出不穷,一如既往热闹得一塌糊涂。

连平常在家里最沉默寡言、甚至有点乖张孤僻的一松也受到这霍乱似的病菌的感染。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那个理该被千刀万剐的话题,气氛被胡乱起哄炒得...

 

© 子螭@军用小绵羊 | Powered by LOFTER